幾米09.jpg  

同初戀一般,
第一份工作投入了不少心力,
當然選擇離開也就特別不捨。
和分手不同,
離職是可談可押離開時間的,
這個月底便是時候說再見了。

過程當然掙扎了很久,
最後還是任性地告別;
部份原因是想抽離這一淌渾水,
但主因是想尋找另一種可能性。
我了解工作上本來就很多煩人苦惱的事,
這部份就是耐著性子硬著頭皮就過去了;
但往往過不去的是自己這一關,
不明白也不清楚為什麼盲忙茫?
當然這是我自己的課題。

前輩們說當你繞了一圈後會發現工作就是如此,
我也打從心裡知道或許可能應該真相就是如此;
畢竟要離開一個熟悉的環境及工作內容,
心裡還是有部份的惶恐及不安,
但我還是決定讓自己重新歸零。

當雜務放下後,
當步調放慢後,
真的能發現些什麼嗎?
真的能明白些什麼嗎?
我想要答案,
但..或許我連問題是什麼都還不明確?

創作者介紹

郭呆倫(Darren Kuo)自己寫自己讀自己說自己聽

DaRReN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