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在計畫中的綠島跨年取消了。


一直到31號還不知道怎麼跨年,下午某哞打來叫我約人晚上去台北。

我找了大便,訂了公館的一家酒吧,晚上跟某哞、大頭先在新竹的璐卡吃飯

約了9:30跟大便在台北車站見面,再一起去公館。


第一次上台北不是為了找他,我也都沒有連絡他,在車上想到了很多事,流了幾滴淚。


10:00到了common place,我們只有訂到門口的位置,老實說,裡面的氣氛比較好。

我們選擇了800元調酒無限暢飲的消費方式,準備在微薰中跨年。

一開始因為可以喝很多調酒很興奮,大家各自點不同的酒,再互喝對方的。

10:30左右我感到很舒服,有點high,大頭又一直跟我划拳,我又一直輸,一直喝。

在乾了最後一口教父後,我開始沒有意識,好暈,好茫。

11點多,我吐了,好多好多,情緒整個放大,我感到很愧咎,要跟老板道歉。

大頭一直照顧我,接著就是吐、哭、道歉一直循環。


我終於能體會上次大頭喝個爛醉的感覺了,我照顧他時還想,怎麼可以這麼丟臉,

千萬不能像他一樣,唉,話不能說太早,不過呢,這次換他照顧我。


接著有印像的就是:

大便說 : 死郭肥達,你吐的我的micky外套跟ck牛仔褲都是。

你完了你完了,怎麼可以這麼丟臉,以後一定每年都笑一次哦。大便真的很機車。

他還說了很多機車我的話,但我忘光了。

大頭說 : 肥達乖,不要哭,再哭我就親你哦等一堆哄小孩的話。

大頭真的很不怕髒,很夠義氣。

至於某哞呢? 她拿著她的酒,躲到吧台去了,偶爾來幫我照個相。=.=凸

跨年時店裡好像有活動吧,不過他們忙著照顧我也沒注意,但我還記得老板給我一個響炮

啵,我有拉開,還說了新年快樂呢。

也有人打電話給我,但是我跟本不知我說了什麼,應該都是某哞幫我接的。

後來,我看到了計程車,過一會兒,看到某哞家,看到她馬麻。

看到長輩我有站好問好,跟他說不好意思打擾了,對不起。

2:00左右,我酒有醒一點點,他們推我進廁所,叫我清洗一下。

脫了上衣,馬的,肚皮上全是happy new year等字,到現在還洗不掉。=.=

睡覺前我還記得我有打給塔蛙說我也想要去看蘇打綠之類的。



早上,我七點就醒了,一直在想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回了幾封昨天沒回傳的簡訊,洗了個澡,我醒了,但頭昏了一天。

為了昨天的事,真的很愧咎,所以請了他們一頓午餐,大破費。

唉...跨個年大破費。



原來,我的酒量只有5杯。

現在正在接好久沒接到的電話,不知道結果會是如何...


--
更正!

剛跟他們去吃消夜,才知道...

原來我第二杯就醉了

因為之後還有跟他們打樸克牌等等的活動 (我大老二還第二名咧)

我一項都不記得....

真的是太over了...
創作者介紹

郭呆倫(Darren Kuo)自己寫自己讀自己說自己聽

DaRReN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